主页 > 学术中心 >学术中心 | News
东北亚滑雪产业发展问题研究

东北亚滑雪产业发展问题研究

 --- 试论日本滑雪产业兴衰的借鉴和启示

黑龙江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

黑龙江省冰雪产业研究院   张贵海

滑雪产业的全球化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据统计,目前全球大约有6100家滑雪场,有1.35亿人参与滑雪消费,其中,欧洲占40%;北美州30%;亚太20%;其他10%,因此,研究滑雪产业发展过程,我们必须向欧美看齐。虽然在2010年阿勒泰宣言发表,世界滑雪界人士已经承认中国的阿勒泰是人类滑雪起源地的观点,但是,滑雪由生活方式向运动竞技、休闲旅游的转化,欧洲要领先一步,大约比我们亚太地区早半个多世纪。

进入21世纪后,滑雪产业的分工更加精细,包括设计、开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五位一体成为滑雪产业推广和普及的核心项目。经过跨世纪的开发和运营,滑雪产业在世界上按自然地理分为南北两片,南半球主要集中在澳洲和安第斯山脉的南美洲,北半球主要集中在欧洲、北美洲和东北亚。根据雪场数量和滑雪人数统计,北半球的滑雪产业优越南半球,分别形成三大滑雪板块,东北亚位居其中之一。

一、东北亚滑雪产业区位界定

东北亚是一个地理概念,即亚洲东北部地区,为亚洲、东亚所属的次区域。根据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的定义,东北亚包括日本、朝鲜半岛(朝鲜、韩国)、中国的东北三省和内蒙古、蒙古国和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如果从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定义,东北亚是由中国、俄罗斯、蒙古国、朝鲜、韩国和日本构成的。如图2所示:

图2 东北亚区位图 图3 东北亚区域滑雪场分布图.

东北亚地域辽阔,区域内人口大约3亿,是世界上人口最为稠密的区域之一。东北亚的沿海地区自然条件相对较为良好,气候四季分明,降雨量从西部向东北部递增。亚洲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区主要分布于俄罗斯远东的北起白令海、堪察加半岛,南到库页岛(萨哈林岛)中俄边境的图们江出海口一带,及日本列岛大部及朝鲜半岛的东海岸,和中国的辽东半岛的辽阔海域,主要包括鄂霍次克海、日本海和渤海这3大海域。这些地方的气候和西欧,北欧的气候近似,都具有较同纬度区域冬暖夏凉的温带和寒温带海洋性气候特点,冬季气温零度以下区域大约占总体区域的90%以上,沿海区域温度大约-5°C。由此顺势西进北上,由于受到西伯利亚冷空气对流的影响,温度渐低,最低气温达-40°,甚至更低。寒冷的气候一方面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不便,同时,也孕育了天地皑皑的冰雪资源,具备良好的雪丰度和优越的持续时间。所以,20世纪末,东北亚成为继欧美之后最大的滑雪产业集聚区。

东北亚区域山地纵横,海拔高差超过300~1000米的山体数量可观,与阿尔卑斯山脉、牛比牛斯山脉、落基山脉具有相似的气候环境和水文条件,其山形地貌符合开发高山滑雪的基本条件。

依据气象和地貌分析,东北亚滑雪产业区分为核心区、次生区和辐射区。核心区的温度区间-5°C~ -25°C;次生区是双向温度区间,-25°C~-35°C或者-5~0°C;-35度以下或者0度以上属于辐射区域。辐射区由于雪丰度或者舒适度不理想,不适宜滑雪产业的大规模推广。但是,随着人工造雪技术和滑雪保暖技术的提高,次生区域空间不断扩大。日本的东北部、中国东北、内蒙古东部、华北地区,朝鲜半岛全境、俄罗斯远东濒临鄂霍次克海、日本海东西岸区域都成为滑雪场开发的候选地。俄罗斯远东的过渡带由于频发西伯利亚寒流,中国的中原及华北部分地区温度偏高尚不具备滑雪产业的大面积开发。

二、区域内滑雪产业现状

1.滑雪产业发展的历史

进入20世纪,日本作为亚太滑雪产业的先行者,在世纪之初开始有民间的滑雪活动。这项活动既能锻炼体魄又能适应恶劣的冬季环境。后来,被日本政府接受并在军队中推广,继而由日本关东军传播到中国东北,在哈尔滨附近建设滑雪场作为军队训练的场地。因此,我们可以推断,在东北亚区域内滑雪成为运动形式是由军队训练开始的。

滑雪是一项很古老的生存方式,在中国的阿勒泰古老岩画中就有滑雪的图案,在《北魏》《隋书》等史书上也有记载,特别是描述生活在北方寒冷地域的柔然族,已经有骑木而行的的史料记载。现代滑雪游离于生活得益于工业革命,社会生产率的提高,使人们有更多的闲暇时间从事各种活动。在近200年内,由于日本奉行的脱亚入欧国策,在19世纪中叶深受欧洲上流社会喜欢的滑雪,自然被日本人所乐道和推崇。

1924年第一届冬奥会将滑雪作为比赛项目,并成立了“国际雪联”规范和引导世界滑雪产业的普及和推广。上世纪30年代,奥地利的HANNES SCHNEIDER先生将现代滑雪板带到日本,日本的木工坊小贺板家族率先生产滑雪板,1935年由日本本土生产的滑雪板开始工业化生产。因为战争风险和战后经济恢复,滑雪产业在日本有了近20年的萧条,直到上世纪50年代,日本开始新一轮的滑雪热潮。

日本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山区经济是国民经济的滞后区块。日本的农林协会、交通会社,结合当地资源,开始了山地经济振兴计划。上世纪60年代,日本的滑雪场建设开始大面积展开,到80年代鼎盛时期,日本的滑雪场已经多达700家。在上世纪末,日本的滑雪人数已经占到国民总数的5%。滑雪场一度的兴盛带来更大的产业需求和拉动。日本滑雪板自有品牌生产的厂家达到7家,很多公司纷纷涉猎滑雪设备的生产和制造。比如,雅马哈的雪地摩托、美津浓的滑雪服装生产,压雪车、造雪机、索道牵引系统基本能够本土生产,日本的滑雪产业技术和产品已经走向国际市场,能够和欧美厂家一决高下。1972年日本成功举办11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将日本的滑雪产业发展向国际社会成功地展现出来,1998年在长野再次举办第18届冬奥会,日本也是亚洲国家唯一举办过两届冬奥会的国家。

到上世纪末,由于日本经济调整和人口老龄化加剧,日本的滑雪业进入滞胀和衰退。经过10年时间,有部分滑雪场关停并转,到了2013年的统计,日本的滑雪场数量约为500家,减少了近200家,衰退程度略见一斑。

东北亚中第二波跟进的国家,应该属于韩国。韩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推动的新农舍振兴计划,特别是88年韩国的夏季奥运会成功举办后,韩国开始了雄心勃勃的争办冬奥会计划。2018年将在韩国平昌举办冬奥会,为韩国的冰雪产业开创了新的机会。韩国地域狭小,雪场数量很少,大约12家滑雪场,雪场规模和设施相对优越,但滑雪产业链制造环节相对欠缺。继日本后成为亚洲新兴的滑雪胜地。

而半岛北部的朝鲜是一神秘国度,有着冰雪运动的历史传承和天赋,但是,滑雪产业开发一直比较滞后。2013年才修建第一家滑雪场--息马岭滑雪场,尚未形成市场规模和产业氛围。

中国和韩国的起步不分先后,在东北亚的冰雪运动中也是三分天下。中国的滑雪产业走向市场化,缘于1996年的亚冬会。时至今日,滑雪产业的开发不足20年,但是,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庞大的雪场数量,东北、华北和西北成为中国滑雪的三大板块。中国北京和张家口正联合申请2022冬奥会,预示中国的滑雪产业的又一个飞跃。

蒙古国地处蒙古高原,临近西伯利亚风道,冬季寒冷多风,地广人稀,本世纪初修建了滑雪场,和中国的产业合作比较紧密,大多雪场由中国合作投资兴建,滑雪人口相对较少。

俄罗斯是冰雪运动大国,近欧洲区域,滑雪旅游盛行,据资料统计,俄罗斯是出境滑雪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俄罗斯人是一个爱好运动和挑战极限的民族,大约有二十多家大型滑雪场,还有若干小型滑雪场,多集中高加索地区和列宁格勒州附近,2014年在索契成功地举办了冬奥会。在乌拉尔山脉东侧有两三家滑雪场,在远东地区,滑雪产业尚未开发和普及。

2.东北亚滑雪产业发展的现状

东北亚的滑雪产业分布不均已经是历史的产物,随着区域的融合,滑雪产业的布局现状成为滑雪产业升级的“瓶颈”。据不完全统计,在整个区域内滑雪场大约1000家,其中主要分布在日本和中国。作为冬季旅游目的地,吸引更多的人来滑雪已经成为各国旅游的重点项目。

东北亚的滑雪产业与欧洲比较,其产业完备程度和欧洲有一定的差距。虽然日本滑雪产业程度相对较高,但是其它地区滑雪产业的发展仍然是投资的盲区。参见表1表2:

1.2012年滑雪场和滑雪人数一览表

国家

日本

韩国

朝鲜

中国

蒙古国

俄罗斯远东

滑雪场数

500

18

--

350

2

0

滑雪人数(万)

600

250

--

600

1

10

国民比例

5%

4.95%

--

0.4%

0.3%

1.15%

表2,各地区滑雪产业完整度对比

2.区域内各国冰雪产业完整度对比

国家

日本

韩国

朝鲜

中国

蒙古

俄罗斯

产业完整度

极高

一般

极低

颇高

一般

三、区域内滑雪产业产业存在的问题

1.自然问题

由于全球气象的变化,特别是暖冬效应,对于以自然气候为主要依赖因素的滑雪产业冲击剧烈。北京地区的滑雪场开业时间,由15年前的雪季100天,到现在的90天,缩短了10%,直接影响到滑雪场的营业收入。中国的黑龙江省是中国滑雪产业开发最早的地区,最长雪季可以达到135天,但是,现在最多120天 。日本为了延长滑雪时间,开发出凝雪剂,抛撒到雪道中,延缓雪质融化。小型雪场在雪道加盖遮阳棚,欧洲阿尔卑斯山在雪面上铺设防日照薄膜,都在争取最长的滑雪时间。

2.社会问题

滑雪产业的发展,除了资源的深度开发,以更好的满足消费者需求外,市场开发也是保证雪场盈利的重要环节。滑雪场消费者人数的减少具有国际共性特征,欧洲近二十年就没有再新建滑雪场,原有的滑雪场滑雪人数也出现减少的趋势,社会问题造成滑雪产业发展乏力。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是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滑雪场的消费群体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状态。上世纪末日本的老龄化人口已经高达15%,中国的人口普查显示,进入2010年,中国的老龄化比例高达10%以上。伴随着滑雪消费的极限和安全认识,随着年龄增长,滑雪人数不断减少。按着欧洲的标准,14岁以下,60岁以上是滑雪场的优惠群体,他们属于潜在消费和减退性的消费,争取和保护他们的权益是滑雪场经营的重要策略,当然,这个群体也包含女性。其次是社会经济增长和居民收入的差异,居民收入的消费分配在发生变化,对于中国而言,滑雪场的价格也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每次滑雪消费,相当于中国人月收入的10%。欧洲的滑雪消费仅占月收入的1%,日本的消费不高于3%。对于居民消费偏好而言,他们会选择一种边际收益最好的方式。再次,冬季的旅游和运动项目增多,滑雪已经不是居民首选的冬季项目了。异地旅游,换季旅游成为人们的偏好,每到冬季,寒冷地区的人到温暖的地区旅游度假成为时尚。

3.布局问题

东北亚滑雪场的开发不仅遵从资源要素、市场要素,还要符合政策要素。日本的滑雪场大多立足资源要素,比如北海道、上越地区,均是立足雪丰度和山地条件,其滑雪设备和器材制造商也大多集聚于此,比如小贺板(OGASAKA)滑雪板就位于长野境内,当然还有斯瓦罗(siwaluo)位于饭山小镇,滑雪鞋在奈良生产等。滑雪场都多数分布在山区里,离中心城市远,交通条件较差。日本近30年关停的滑雪场大多位于远离都市圈4小时车程的区域。如果缺乏独特的经营策略和项目,很难吸引人们的光顾。而中国的滑雪场布局更多地是考虑政策因素,滑雪场的分布主要集中在环城市周围,北京、哈尔滨、乌鲁木齐周围分布大量的滑雪场,各中小城市也在构建滑雪产业群,滑雪产业没有和区域经济融为一体。

4.产业链问题

东北亚滑雪产业主要集中在雪场的开发和营运,滑雪产业的配套设施和用品的生产制造,和欧洲比差距很大。高山滑雪使用的固定器设计和制造主要集中在欧洲,享誉国际的大品牌也集中在欧洲。日本虽然也在制造和开发领域投入颇多,但是,尚未成为全球大品牌企业。除了雅马哈雪地摩托能够和加拿大的庞巴迪尔、美国的北极星一争高下,其它日本的厂家也成为大品牌的OEM角色。根据中国海关统计进口的滑雪设备和器材的比例分析,日本的占有率不断降低,从20多年前日本进口的二手滑雪板开始,日本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正在衰退。一是成本居高不下,二是研发滞后,三是受到市场偏好影响。中国现在还没有完整的滑雪产业的品牌形象,很多工厂只是为欧美各国做来样加工,来料加工。亚太地区的滑雪产业链有待完善。

5.经营失衡问题

滑雪场的建设和运营,主要是做好市场细分。东北亚的滑雪场建设规划,一般都是以举办国际赛事为荣,在滑雪场的规划中,追求‘高、大、全’,忽视四季经营和市场衔接。所以,现在的很多滑雪场出现竞赛场地的空闲化现象。日本的冬奥会场馆、北京的奥运会场馆都出现平时经营维护的困境。韩国平昌的奥运会如果仅仅局限于6000万韩国人的消费,将会是一个吸金黑洞。亚布力的开发是立足举办亚冬会,亚冬会结束后,没有更好的利用体育的热浪助推全民运动和旅游,导致现在平时的经营收益与规划目标相距甚远。所以,经营失衡不是一个国别的问题,应该是整个区域的现象。

四、解决问题的建议

欧洲经过150年的发展,滑雪产业基本饱和,产业外移和外溢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对于东北亚地区的俄罗斯远东和朝鲜,应该成为未来滑雪产业的支撑点。从产业发展环境分析,区域内的产业基础基本奠定,防止区域内重复性和低水平开发,首先要把区域内的问题解决好,融入到国际大循环之中。

1.区域协作原则

产业的构建与国家的经济安全息息相关,封闭型的开发和运营等于制造了市场壁垒。东北亚除了资源优势,还有经济优势、科技优势、技术优势、资金优势和人口优势。各优势主体要确定产业协作原则,仿照欧共体的汽车产业同盟的模式,建立东北亚滑雪产业联盟。由单项的竞争,变成双向的合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由贸易开始,达到产业合作,由产品互补向服务互补转化。中国吉林大青山滑雪场的运营和规划,和日本的王子酒店营运集团合作,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

2.错位发展原则

东北亚区域内各国家区位性差异,造成了气候差异和文化差异,同一个产业在不同的国度赋予的文化内涵不同,特别适合冰雪旅游的多样化需求。日本风光和滑雪结合,蒙古风情和滑雪结合,就会形成不同的风景线。日本的雪场多是天然的粉雪,气候温润,中国东北的雪多是晶体硬雪,质地晶莹,即便是相同雪道上的滑行感觉也不同。对于滑雪爱好者而言,体验性的消费,临场性的感觉更重要。不同的时间段,不同的空间区域,各国的滑雪场多挖掘属地文化和风俗,错位匹配。留住区域内的滑雪者,吸引区域外的滑雪者。现在日本的温泉滑雪系列组合已成为国际滑雪人们的热衷产品,很多地方在模仿。

3. 场开放原则

无论哪个产业,追求市场一体化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东北亚区域内,不同国家掌握不同产业的核心技术,很难在短期内一体化。但是,对于滑雪产业这样的大旅游服务,市场开放应是解决区域市场低迷的最好方式,开放市场,促进生产要素加快流动,能够很快弥补产业失衡问题。在东北亚滑雪产业的格局中,倒金字塔型的产业结构,已经成为滑雪产业升级的阻碍因素。日本的科技资本和中国的人力资本的融合,组合成区域内的绝对优势,可以提升东北亚的整体竞争力。各国要进一步开放自由行,让自由行成为滑雪产业的固定模式。

4.文化融合原则

东北亚区域内文化相近,除了通古斯语系,基本属于汉字文化圈范畴。即便是俄罗斯远东地区,随着俄罗斯的进一步开发开放,远东和亚洲圈的紧密度也在进一步深化。俄罗斯远东仅仅700万人口, 临近中日韩蒙,每年来中国滑雪人数最多的是俄罗斯人。10年之前,中国人很少去国外滑雪,近五年中国去国外滑雪的人逐年递增,中国人滑雪选择顺序是日本、韩国、欧洲、美洲、澳洲新西兰。日本山形、新泻等地每年到中国开滑雪恳谈会,吸引中国人到日本体验滑雪文化。澳洲人是日本滑雪的重要群体,但是澳洲人到日本滑雪缺乏文化认同感,称之为非英文雪场。而中日韩蒙的异地滑雪,却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文化的融合,加速市场认同,所以,东北亚区域的文化交流应该加大力度,求利存异、融合互补应成为东北亚滑雪产业未来发展的主流。

参考文献:

12013 International Report on Snow and Mountain Tourist, Laurent Vanat,

2.

3.

201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14-2020 haier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备15000400号